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海内孤本元刻本现身嘉泰春拍,喜淘旧书刊

2019-11-06 06:21栏目:首页
TAG:

我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,一有机会便光顾旧货市场。如果能买到几本既便宜又有收藏价值的旧书,那种如获至宝的感觉,丝毫也不亚于发现“金山银矿”。 我曾在漳州旧货市场花20元钱买了4本《亚洲钱币》,其中有一本是1998年6月1日出版的,仔细一看竟是创刊号。要知道,创刊号肯定不多,离开可读的内容,单从收藏的角度讲,它的价值恐怕也非区区20元钱能体现得了吧? 还有一次,我花3元钱购买了一本过期刊物,正好是刊用我的一篇“流入厦门的外国银币”那期杂志。记得当初收到样书时,被一位同好借去而不慎丢失。为此,我怎么也掩饰不住心中的不悦,而他也一直于心不安,我差一点因此而失去一份友情。数年后的今天,我告诉他这本杂志失而复得,请他忘掉当初的不快时,彼此的心情,可以想像是多么的轻松愉悦。 春节长假,经过市肆,于一摊上赫然见一堆旧书,古朴典雅。询货主由来,只讲来自大户清除,索值仅50元,不甚贵,急收之。归来晴窗赏玩,竟有一本明万历刻本《朱文公不弃自文》行书草法藏版珍书。该书幅145毫米×225毫米,封面正中刊写“行书草法”四字,右侧刊写“朱文公不弃自文”七字,下是原刻本主人吴瑞仙签字,左侧印有“藏板”二字。封底注明朱进文藏。 朱文公即朱熹,是南宋最着名的教育家,他一生主要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工作。朱熹的教育思想十分丰富,对后代的影响甚为深远。 淘书是种乐趣,有时能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古人常说的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这句话的内在含义。同时也能陶冶我们的情操,感受收藏所带来的快乐。

今年春拍,嘉泰拍卖公司古籍善本部征集到一部海内孤本元刻本古籍《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》。这部古籍是由唐韩愈撰,宋朱熹考异,宋王伯大音释,元刻本。历代传刻《昌黎先生集》者甚多,然未见有复刻此本者,此为海内孤本。 此书1922年流出宫外,散落民间,历尽变故,此次再次面世。在寻找明清佳刻本也十分不易的今天,能见到海内仅存清宫大内珍藏的元代刻本,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。 韩愈文集四十卷,为门人陇西李汉所编,原计赋四,古诗二百五,联句十一,律诗一百七十三,杂著六十四,书启序八十六,哀辞祭文三十八,碑志七十六,笔砚鳄鱼文三,表状四十七,总七百七。其版本在宋代已较为复杂,各本所收篇数、次序不同,文字亦有差异。南宋孝宗时,方崧卿编篡韩文,参校诸本,撰《韩集举正》。朱熹以方氏所校未为尽善,更广收众本,斟酌权衡,使归于当,成《昌黎先生集考异》一书,杀青于宁宗庆元三年(一一九七)。其体例仿陆德明《经典译文》、司马贞《史记索引》,不载原文全篇,仅摘取所校字句,考订异文以小注形式列于下。 至宋理宗时,有王伯大者,王伯大,字幼学,号留耕,福州人。嘉定七年(一二一四)进士。王伯大将《考异》校文散入正文之下,各卷附于音释及洪兴祖《韩愈年谱辨证》、樊汝霖《韩愈年谱注》及孙汝听、韩谆、祝充注文,辑为是书,于宝庆三年(一二二七)刊于南剑州。但宝庆原本今早已不存。 据《天禄琳琅书目后编》,此本有识语,谓本宅所刊系将南剑州官本为据,则知此本正是出于宝庆本者。 除此本外,元代传刻王伯大本所知仅福建地区有一种,即元至元十八年(一二八一)日新书堂刻本,每半页十三行,行二十三字。卷端亦题“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”。此本有流传。并有明正统十三年(一四四八)书林王宗玉翻刻本。傅增湘《藏图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谓正统本与元刻“行款相同,其序跋及首卷前数页刊刻甚精,几与元刊无别,往往误认为元本,二卷以后雕工粗率,明刊本色毕露。海虞瞿氏、刘氏嘉业堂藏及《四部叢刊》所印均是”。正统本存世印本尚多。 今上海嘉泰拍卖公司征集到此本《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》较之日新书堂本流传更罕,国内数家公共图书馆所藏均为残帙。是书纸墨清朗,字体秀劲,为元椠之佳品。更兼首卷俱存,曾为内府御览之宝,有乾隆亲笔御题,钤有“天禄继鉴”、“乾隆御览之宝”及“五福五代堂宝”、“八徵耄念之宝”、“太上皇帝之宝”、“古稀天子之宝”、“犹日孜孜”诸印,可谓奇书难得。

编辑:admin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金莎娱乐棋牌官方登录发布于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海内孤本元刻本现身嘉泰春拍,喜淘旧书刊